当前日期: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繁体中文
网站首页学校概况校园新闻园丁风采教育教学魅力涿中党建工作联系我们
2020六合开奖结果 > 校园新闻 > 年级活动 >  
末代帝师庄士敦的教授生涯
来源:未知 点击数:次 更新时间:2019-11-22 13:53

   {段落}

  
 

  {段落}

  
 

  {段落}

  
 

  {段落}

  
 

  {段落}

  
 

  {段落}

  
 

  {段落}

  
 

  {段落}

  
 

   {段落}

  
 

  {段落}

  
 

  {段落}

  
 

  {段落}

  
 

  {段落}

  
 

  {段落}

  
 

   {段落}

  
 

  {段落}

  
 

  {段落}

  
 

  {段落}

  
 

  {段落}

  
 

  {段落}

  
 

  {段落}

  
 

  {段落}

  
 

   在近代来华的英国人当中,庄士敦(ReginaldJohnston)无疑置身于知名度最高的第一方阵。

  
 

   他是宣统皇帝溥仪的师傅——尽管溥仪跟他学英文的时候(1919—1925年)逊位已久,但他的确是末代皇帝。

  
 

   洋人而为“帝师”,上下五千年,史无前例。 二十年代中叶,溥仪和他的一套皇家班子被赶出了皇宫,“帝师”庄士敦也只好就此下课。 五年后他结束在中国的工作返回英国,重拾教鞭,当上了一名汉学教授。 此后,庄士敦老师淡出了人们的视野,但他后来的经历其实还是比较好玩可以一谈的。 1931年3月底,庄士敦被正式任命为伦敦大学东方学院汉学教授,这个位置可以说来得比较轻松。

  
 

   虽然招聘消息一经公布,先后有九人提交申请,但进入3月初最后面试的只有庄士敦和叶女士(EvangelineEdwards)两人。 面试重点考察口语水平,庄优势明显。

  
 

   当初请他当帝师,正是看中这一点。 溥仪的评价应该可以一锤定音:“他的中国话非常流利,比陈(宝琛)师傅的福建话朱(益藩)师傅的江西话还好懂。 ”(《我的前半生》)庄士敦1898年就来到中国,曾长期在英国租借地威海卫任职,直到1930年租借期满。 前后三十多年的摸爬滚打,他早已是不折不扣的中国通。

  
 

   叶女士虽然也在中国当过传教士(1913-1919年),和庄比起来,毕竟资历尚浅。

  
 

   再说教授遴选委员会中还有庄的熟人,其中骆克哈特()一言九鼎,乃是庄在威海卫的老上级,也是二十多年的老朋友。

  
 

   当上教授后,庄士敦发现情况远不如想象的那么美妙,甚至可以说相当糟——每周上课14小时,大部分都是基础的汉语训练。 这当然是东方学院的性质决定的,自1917年建院以来,它的培养对象一直就是那些准备去英国殖民地的官员和商人。

  
 

   语言训练离不开重复,一段时间还可以,天天如此、年年如此,确实让人难免厌烦。 课程乏味,人际关系也不佳。

  
 

   中文系是小系,庄士敦是教授兼系主任,手下两员大将。 一位就是叶女士,她从中国回来后于1921年开始在东方学院任教,工作十年想竞聘本系教授职位,结果被庄士敦这个外来户抢走了,她的心情可想而知。

  
 

   另外一位是卜道成(JosephBruce),也曾在中国传过教,是原先的教授,庄士敦就是接了他的位置。 卜不当教授,但继续留在系里上课,按小时付费,待遇类似外聘教师。

  
 

   前后这样的落差,估计换了别人也很难愉快地接受。 面对这两个心怀不满的下属,庄士敦的策略是躲,上完课立刻回家,但躲得过初一、躲得过十五吗?1934年卜道成去世后,庄士敦要求招聘新老师,但校方以经费紧张为由拒绝,让庄士敦和叶女士分摊卜留下的工作。

  
 

   有一次上课实在厌烦了,庄士敦就自作主张地缩短了时间,被学生告状后他辩白说“已经把这门课讲烂了,再重复下去,自己也会烂掉”(morethanexhaustedthesubject,besidesexhaustingmyselfintryingtoavoidrepetition)。

  
 

   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庄士敦最终拿出自己的工资雇人上课,避免了“烂掉”的危险。

  
 

   1930年10月威海卫归还中国后,庄士敦决定返回英国,毕竟年过半百,也该落叶归根了。

  
 

   他的目标是找一份轻松而体面的工作,考虑过牛津大学的汉学教席,但每年80英镑的收入实在毫无吸引力,东方学院开出的价码可是1000英镑!但光拿钱,不干事,天下哪有这样的便宜?其实庄士敦不是没有讲课能力,他回英国后不断有人请他演讲,不管是关于中国的哪个方面,他都讲得头头是道、引人入胜。

  
 

   1933年他在布里斯托尔大学的系列讲座也很精彩,第二年结集为《儒学与现代中国》(ConfucianismandModernChina)出版。

  
 

   就一个题目讲一次,庄士敦是胜任的也是愉快的,他难以承受的是一门课重复若干次,而且一周十几个小时,也让他几乎无暇顾及自己的事情。

  
 

   他最想做的当然是把紫禁城的那段辉煌经历写出来,1925年就定下计划,但威海卫事务繁忙,没有时间,本以为在东方学院能空闲一点,事实并非如此。

  
 

   无奈之下,他只好放弃休息和假期,紧赶慢赶,直到1934年初才呈现给读者。 《紫禁城的黄昏》(TwilightintheForbiddenCity)一经问世就广受欢迎,几个月内连续印刷四次,不仅畅销英国和欧洲大陆,在美国也热卖,并且很快被翻译成了日文。

  
 

   拿到丰厚的版税,庄士敦立刻在自己的老家苏格兰买下了一座小海岛,在那里他可以远离尘嚣,暂时把伦敦和东方学院放在脑后。

  
 

   东方学院本来对庄士敦抱有很高的期望,他在中国政界、商界、学界人脉那么广,怎么着也能给学院带来点资源。 但庄士敦完全不领会这一意图,后来甚至连系主任会议也经常无故缺席。 至于教学态度和同事关系,更是乏善可陈。 1934年,就在他为《紫禁城》一书春风得意的时候,学院开始酝酿请他退休走人(当年10月庄士敦60岁)的计划,但最终经过斗争还是将时间延长到1937年9月底。

  
 

   学院做出让步主要考虑到庄士敦的国际影响,他当过帝师,这事原先知道的人当然不少,但基本局限在和中国人打交道的圈子里。

  
 

   现在随着《紫禁城》的热销,庄已经算得上一个文化名人,学院对他必须谨慎。

  
 

   好在庄士敦自己也不太想干了,唯一不舍的是那1000英镑。 用版税买下海岛没有经济压力,但维持也需要一大笔钱啊。

  
 

   庄士敦在教书厌烦透顶的时候,多次萌发过辞职的念头。

  
 

   但自己辞职是一回事,被别人赶走是另一回事。 为了报复院方对自己的算计,在延长聘用协议达成后不久,庄士敦就提出请假去中国看望溥仪,声称自从回英国后他就一直非常想念这个以前的学生。

  
 

   1935年8月庄士敦经过日本到达长春,受到了最高规格的接待。 盘桓四个月后,他婉言谢绝了留下来担任溥仪顾问的邀请。 这绝不是因为他心里放不下东方学院的那帮学生——溥仪重新坐上龙椅他当然高兴,但同时他很明白,紫禁城如果还是黄昏,“满洲国”只会是黑夜。

  
 

   从长春回来之后,庄士敦的教学工作每况愈下,更加心不在焉。 作为教授,他是彻底失败了,这让我们更加欣赏他作为帝师的成功:“在我眼里,庄士敦的一切都是最好的,甚至连他衣服上的樟脑味也是香的。

  
 

   庄士敦使我相信西洋人是最聪明最文明的人,而他正是西洋人里最有学问的人。

  
 

   ”溥仪在他的影响下,毫不犹豫地剪掉了自己的辫子,“和谁也没有商量”(《我的前半生》),甚至动了去英国留学的念头。 如果这个念想成真,他的后半生将会被大大改写。 当初东方学院选人,太看重口语而忽视学术。

  
 

   其实就学术而言,叶女士是更合适的教授人选。

  
 

   她在去中国前的学历是本科,回国执教东方学院后不断提升自己,1925年获硕士学位,就在申请教授的1931年,她又凭借研究唐代小说的论文取得了博士学位,完成了从中国通(传教士、外交官)向专业汉学家的过渡。 就西方汉学的发展来说,专业化、学术化是大势所趋,叶女士代表了这个方向。

  
 

   1937年庄士敦退休后,她接替了系主任的位置,并于1939年成为教授,从此东方学院中文系走上了科研和教学并重的正轨。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上一篇:我校一分部高二年级召开期末考试部署大会  下一篇:“十三五”新改建农村公路目标任务提前完成
  友情链接
涿鹿教育信息网搜鹿网涿鹿好帮手网中华资源库橡皮网
学校概况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校长寄语
河北涿鹿中学 2015-2018 @ All Rights Reserved